彩票预测大师

彩票预测大师

新民晚报:足协四官员落网令人唏嘘

2019-07-07 17:26


  本报由于工作关系,与南勇、杨一民、张建强、范广鸣4人打交道已久。

  “多面”杨一民

  最早结识的是杨一民,当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他还在北京体院足球教研室当老师时。后来他当了施拉普纳的助手——更多的是科研教练的角色,然后调到足协直至当上领导,联系就更多了。有人分析杨一民有“五面”——助理教练、业务全才、专业领导、中超公司董事长、博士生导师。

  “能人”张建强

  认识张建强是在90年代初,当时他在竞赛部。他的业务能力强是足协内部公认的,尤其是竞赛组织能力。张建强曾是足协联赛部主任的候选人之一,但最终还是担任女子足球部主任。要不是公安部门提到他“原裁判委员会主任”的身份,很多人已经忘了,这已是10年前他的职务了。

  “多舛”范广鸣

  不修边幅的范广鸣是足协里最不像官员的。1992年调到足协工作后,让人最先记住的是他那一口沈阳话。他是目前足协里不多的在踢球生涯中达到较高水平的官员,当年辽宁队的主力前锋,曾入选过国青队。最让人唏嘘的是他遭遇的不幸:夫人身患癌症;7年前正上初中、唯一的儿子得了血液病,多方求治甚至换了骨髓后,仍然没能挽留住生命。

  “强势”南勇

  1997年“十强赛”期间,南勇从原国家体委人事司的处长的位置平调到足协。平时见面,他很和蔼,总面带笑容,但认识不久,便感觉他有着与其年龄(1962年出生)——不太相符的很深的城府。1998年中国足协调查“隋波事件”期间,南勇曾对着电视镜头接连说了18个“这个”,播出后一时引为笑谈,但过后不久,参加过一次足协内部会议,他质问下属的语气、布置任务的强势,印象深刻。

  昔日风光无比,如今阶下囚,如此巨大错位源自何处?

  是自身的放纵,是底线的失落,是法律意识的缺失,是身处独特地位后对诱惑的投降。作为分别居于正局、副局、正处级别的官员,他们手中握有的权力在放纵、失落、缺失、投降之后,加上足协内部民主协商、民主决策、民主监督的缺失,犹如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,恶行肆虐。

  可恨,可悲,可叹,可惜。

最新动态

相关资讯

彩票预测大师服务支持

我们珍惜您每一次在线询盘,有问必答,用专业的态度,贴心的服务。

让您真正感受到我们的与众不同!